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和我同区的老师一起坐公车
和我同区的老师一起坐公车

和我同区的老师一起坐公车

新学期开始有很多工作要做,自己放下书本已久亦都要温习,了解现时的中一课本教些什幺等,由于工作量大都没有时间去想其它,以前的男人们亦都断绝来往,所以生理的性需要都平静下来。

开学后发觉现在的学生很早熟,女生胸部开始发育,有些甚至已有B杯了,而男生就会对性产生好奇,常常听到他们说那个女星身材好,又说这个女学生怎样,那位女教师怎样等,当然说得最多自然是我啦!整间学校的女性自己算是最漂亮而且又青春,身材又好,当然成为他们的话题。
经过两个多月时间,我已习惯学校的生活了,不过最头痛是我班上的两个男学生,他们在短短两个月内已成为班上的大哥,所有学生都要看他两人面色,更甚的是他们势力开始向其他班了,自已对这方面又没有经验,不知道怎样应付。
有天早上上班途中碰着他们其中一人,他名字叫健,健说:「老师早上好!啊,原来老师是同我住同区的呢!那我以后都可以护送美人老师上学去了,哈哈哈!」
「阿健同学,一大早不要和老师开玩笑啦!」我接着道。
「我是认真的啊!老师,能每天早上和妳一起回校我都不知多高兴,而且在公车上亦都可以保护老师妳不被色狼非礼,我都算是做好事,做个好学生呢!」听他说后自己亦没有话说,只好静静地和他一起步行到车站等车。
「对了,老师妳有否试过被色狠非礼呢?我说妳一定试过,妳这幺漂亮身材又好,如果我是色狠也一定选妳做非礼对象。怎样?被摸的感觉是否很兴奋呢?老师不用害羞和我说吧!」在他不停的追问时刚好有公车到,我不理会他便自行上车。
由车站到学校大约要半小时车程,幸好在公车上还有一个坐位,于是我便老实不客气的坐了下来。坐在旁边的是穿西装的上班族,还好……我最怕的是满身臭汗的肥胖男子,有时他们的气味臭得我闻到就想呕。在我还未坐好时阿健便很快的站在我身旁,公车上相信他未够胆量对我说刚才的话题吧!
过了一会儿他真的不说话,只是默默地站着,我好奇地向上望他一眼,啊!原来他在看我的胸部。今天我穿的都是和平常一样,一般的女装西服,裙子也不短,膝上四吋左右和穿上高跟鞋,只是从来自己不喜欢穿着丝袜,穿上后觉得很闷热,而且我的皮肤又白滑,双腿修长,以前男友阿城就最喜欢我穿迷你裙的,我又不怕被街上男仕看,心底更喜欢被看呢!
低头看看自己的胸部,嘿!原来少扣了一粒钮,把我的乳沟露了少许出来。唔……比起以前就真是小儿科了,心里除即回想起一年前的疯狂行为,多次在陌生人面前裸露身体,不论是男友设计的还是被迫,自己都从中得到很大的兴奋和满足,到最后还情不自禁地和陌生人性交起来,现在想起都觉得自己很淫乱。
想着想着时,身子很自然地向前弯低些,好使走光度再大些,令阿健可以看得更多。就在这时隔邻的男子用手背贴着我大腿侧,随着车子行驶中的震动,他的手背就努力地摩擦着想接触我更多的肌肤。碰到这似曾相识的情景又令我回想起以往多次在公车上被非礼的事,心底里好像有种不知什幺东西要爆开,身体突然间热起来,想将身上的衣服脱下。
脑子在乱想时,突然公车来个急速的转弯,我一下子失去平行将整个身体紧贴在那男人身上,而这男子就像很好心的抱住我。公车转这个弯好似特别长,一秒、两秒、三秒……直到五秒时才回复正常;正当我想坐好时,公车又来个反方向转弯,这次轮到那男子贴着我,我感到他的手臂和上身贴住自己的胸部,正当我想用手推开他时,车子又再次正常地行驶。哎呀!被这男人吃了自己豆腐都不能出声。算了,心想在以前碰到更过份的还不少呢!
呀!怎幺另一边又有人贴紧自己?没理由啊!我眼角偷看,原来是阿健。由于我是坐着而他是站在自己身旁,是他的下半身贴紧我手臂,我又感到他的那里已变得很硬,不时地用下体顶着我手臂。
唔……受到这些刺激自己不其言地想着性方面的事,身子都不作反抗的任由阿健触碰。可能他见我没有反应,于是便大胆地用他那话儿紧贴着我手左右前后的磨擦,过了一会,阿健伸手入裤袋弄了弄,跟着又再次贴紧我手臂,嘿!这次触感更大,我猜他是把阳具从内裤中拿了出来,现在只是隔着一片布用他的发硬阳具摩擦住我手臂,我还感到他那里发出来的热力呢!
自己怎幺会不反抗呢?那西装男就不用说了,但阿健是自己的学生,我不想有什幺事影响教书这工作啊!难得是自己都习惯做教师这份工,再想深一层原来已有一年没有做爱,没有触摸男人的性器了。
就在这时公车停了下来,原来已经到学校附近,于是我便和阿健一同下车。走了几步就遇上班里另一恶霸阿仁,我和他打了个招呼便继续前往学校方向去,而他俩就在我身后一边走一边说笑。
「喂!阿仁,刚才真的好棒,我和老师搭上同一班车,在车上我看到老师的乳沟,哗!原来老师身材很好喔,看到我下面都硬起来,后来更忍不住用我的小弟弟顶住老师的手臂不停地摩擦,真是爽!我幻想如果在刚才老师在车上给我口交就最正了。」
「哈哈!死仔健你就好啦!不过我有更好的让你看,不要说做兄弟的有好东西不和你分享啊!你看……」
「哗~~老师的……你从哪里得来的?哗!哗!」
在我身后传来他们的对话,突然间心里感到不安……他们说什幺老师的,是谁呢?我们学校的老师?女老师?我心里满是问号的步入学校大门去。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