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车上勾引嫂子去开房
车上勾引嫂子去开房

车上勾引嫂子去开房

年轻的时候,对待感情和婚姻是充满期盼的,总以为两个人走在一起,是多么的不容易,需要的是彼此的珍惜,也曾经偷偷喜欢某个人很多年,结果她嫁给了别人。走在社会上,也忽然发现心目中的一些人,对待婚姻和感情有不同的见解,而一个女人经历多个男人在如今看来,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对于许多人而言,能将就凑合着过日子,就是最普通的生活。但是我知道,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,都在内心深处有属于自己渴望的地方,虽然结果不是这样。

  就如跟同学的嫂子,我是一个单身小青年,她是两个孩子的妈,我33岁,她44岁,却因为偶然误会发生了性关系,我不知道对于她而言,我俩是什么关系,也不知道我俩在互相操弄的时候,她在想什么。

  我承认自己不是一个用鸡巴说话的人,但是我也不想钻进嫂子的心里去问问她,她和我这样,对于我大哥而言是怎样的一种感情。当然,即便我问了,她也不会告诉我,我也不会去问。

  误会可以是美丽的,也可以的痛苦的,对于我而言,回忆回味居多,但是难免患得患失。本人有点大男子主义,个人觉得只有亲密的不能再亲密了,两个人的性器官,才能够结合在一起,我的鸡巴才能插进她的阴道里面,我相信嫂子除了宋哥,没有别的情人,她是不是也想找一个除了自己丈夫以外的人作为一种身体的安慰,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,而这一次也给了我答案。

  有了第一次,难免会有第二次,男人如此,女人也如此,何况我确实喜欢熟女。但是自从跟嫂子有了性关系以后,真的有点愧对宋哥,以至于每次宋哥打电话问我怎么不去他那了,我都推脱说有事。

  直到一个多月以后,因为我同学,我才第二次去他们那里。也如愿以偿的见到了嫂子,还是那个样子,淡淡眉毛,或许是因为工作忙的事情,嫂子穿着短裤,休闲的鞋子,无袖T恤,显得很干练。

  因为今天是来帮忙的,来了两个箱车的货物,需要我们装卸,同学在车厢里面,我在箱车口,嫂子在楼梯口,就这样来回倒腾,因为我站的高,每次嫂子弯腰,都能看见她胀鼓鼓的奶子和露腰的肚脐眼,甚至抬胳膊的时候,嫂子那不多的腋毛,显得格外显眼。

  开始还有点尴尬,我和嫂子都不看对方,装作不知道,可慢慢就习惯了,当嫂子伸手接货的时候,我甚至故意手去蹭蹭,这时候嫂子会狠狠瞪我一眼,我也只会若无其事的笑笑,嫂子看我这种无赖的样子,似乎也没办法,直到我一次用力抓了一把,嫂子才气狠狠的拧了我一下,这时候我们都能从对方的眼中看见彼此,而我担惊受怕了一个月,也在这一会消失无踪。

  或许是没了隔阂,中午吃饭吃的很开心,饭桌上,宋哥和我还有同学我们都没喝酒,因为下午要出去有事,最近查环保很严,宋哥这里也不能开工,或许是心中所想,才有因必有果。宋哥在饭桌上说,下午用用我的车,让我带着嫂子去保税区进口超市买东西,他和我同学要去青岛,我都能明显的感觉到嫂子愣了一下,而我心里却是窃喜不已,我看嫂子的时候,能感觉出她有点不自然。

  一切都如预想的那样,保税区在东外环以外,以前觉得不方便,今天却觉得政府这么设计真是太好了。嫂子坐在副驾驶,安全带将她的胸部累出两座山峰,很养眼,她的脸红红的,自从出了饭馆,穿过繁华区,进入市郊区,一路我俩都没说话,我们似乎都知道可能会发生什么,而我也想着尽快付诸行动,唯一能听见的就是心噗通噗通的跳。

  等快到地点时候,我实在等不及了,就将车停在了边上的辅道上,这个时候嫂子只是看了我一眼,然后就看向了窗外,也没问我什么,但是我能看见她的手似乎在发抖。

  「嫂子。」

  「嗯。」

  这时候她看向我,我也看着她,眼睛亮亮的,很慢很慢,我就伸出手扳过她的头,亲了上去,她没有反抗,只有粗重的喘息。

  嫂子打了唇膏,能感觉涩涩的,当我从衣领伸进去,握住她的奶子之后,她才微微的挣扎了一下,说「别这样」,就如害羞一样。

  因为天热,感觉嫂子的奶子热乎乎的透着湿气,随着我左手的揉捏,嫂子的身体越来越软,我用手将安全带解开,她都没有注意,只是用一只手抓着我的左手,似乎要阻止,但是没有一点力气。

  这时候我拉着她的左手放在了我的裤裆上,硬硬的撑起一个帐篷,熟女就是好,她能够感觉出我的需要,甚至连眼都没有看我,就那样隔着裤子来回的抚摸着我的鸡巴。

  直到我俩亲了好久,甚至我掀起她的T恤,将奶罩推上去,用嘴含住她的奶子时候,她还用力搂着我。

  我知道我俩都不会满足于此,而且CX60的空间实在不大,我也不想在外面,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,我两手捧着嫂子的脸,使劲亲了她一下,就这样眼睛仔细的看着她

  「嫂子,咱俩开房去吧,我想操你。」

  这可能是我一生之中最大胆的一句话,嫂子也迷离的看着我,车里瞬间安静了,如果有人在场的话,看见的画面也淫靡至极,她的T恤和奶罩被我推得就像围巾,怼在脖子下面,两只吊钟奶子耷拉着,混杂着我的口水和汗迹,似乎在宣示着刚刚被侵犯过,暴露在空气中,肚脐眼一下微微能露出几根黑黑的阴毛,她的逼刚刚被我的手抠挖过,小腹不多的赘肉被挤成一个小圈圈,让人遐想。

  忽然,嫂子搂住我的脖子,把头埋在我的胸前,传出了我这辈子最想听的一句话,确切说是一个字,「嗯。」

  这附近只有一个酒店,我去开房的时候,我俩就牵着手,只是嫂子一直低着头。

  时隔一个多月,再次和嫂子一起,是我意想不到的事情,心理除了窃喜就是慾望的蓬发,而我此时相信,嫂子也是如此,虽然这么长时间没有见面,但是今天看来掩埋在心底的慾望是不可能磨灭的,我忽然想到了我俩第一次的时候,嫂子那修长的腿,那迷人的阴道,这时候,我俩将要走向慾望,走向不伦,我将要和刚才在车上说的那样,我要操她,而她也喜欢我操她。

  我俩就如熟悉的恋人,但是如果仔细看,就如母子,就如姐弟,但是酒店里的人,没人会去关注这些。开好房间,关上门的那一刻,我再也忍不住,从背后抓住嫂子那对大大的肉球,而嫂子似乎也在那一刻瘫痪。

  我俩跌跌撞撞的走向床边,她身上有淡淡的香水味,刺激着我的感官,扳过她的身子,眼神迷离,娇喘吁吁,真不像是40多岁的女人,在揉搓她的奶子的同时,忍不住右手摸着她的裆部,换来的一声大声的呻吟,手指传来的是一片湿热。每次她忍不住的时候,总是用力抱着我的头,使劲寻找我的嘴唇,以前我从没有跟一个女人这么湿吻过,开始觉得她的嘴唇因为口红的缘故,麻麻的涩涩的,慢慢就是一种风骚的味道传来。

  用正常的眼光看,嫂子是一个很有味道的女人,与年轻女孩相比,更加火热,趁着亲吻的时刻,我发现嫂子除了眼角的鱼尾纹外皮肤格外的光滑。或许是因为刺激,也或许是因为害怕,嫂子嘴里说着,「你个混蛋。」「你宋哥会打死我们的。」之类的话。

  当我在慌乱中去脱她衣服的时候,她才制止住我,说要洗澡,我也想干干净净的,当我要求和她一起去的时候,她却说等等,然后就在我充满浴火的眼光中,T恤和短裤脱落在地板上,当只剩下胸罩和薄纱内裤的时候,我再也忍不住,拽着她就压在了床上,不管是不是出了汗,只要是做爱,就没有任何难度,甚至夸张的说,从我将裤子退到腿脚,将鸡巴插进嫂子的逼里,都没有10秒钟,我就这样压在她背后,从三角小内裤旁边钻进了嫂子那慾望阴道……与第一次完全不一样,她的叫声特别大,每一次的插入换来的都是嫂子大声的唿喊,当10几分钟过去,我跟嫂子都不满足这样的姿势,迅速的拔出,迅速的退裤子,而嫂子比我简单多了,小内内一拉,腿一撩,沾满淫液的那个簿片子就跑到了地下,等不到她将乳罩脱下,我就压了上去,很准,深入,毛茸茸一大片中央,迷人的洞口,她的阴唇黑黑的,越能激发我的慾望,她的腿弯曲着,伸直,盘绕,我就一直站在床沿挺着鸡巴在她的黑逼里进进出出,双手也不闲着,用力的揉搓着这吊钟似的的奶子,

  「嫂子,我操死你。」

  「你就是个混蛋。」

  「嫂子,舒服不?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我操死你好不好?」

  「好,操死我吧。」

  淫词乱语,更能将人的慾望本性催发出来,当我在抽插的时候,终于将她的乳罩摘了下来,她的奶子真的差不多是36D,沉甸甸的,而嫂子也喜欢将我的头闷在她的两个奶子中间,这次的做爱可谓地动山摇,随着她再次趴下,两个奶子如吊钟一样,晃悠着,让我忍不住环绕过去握住,当我忍不住射的时候,嫂子却使劲的喊着:「别射,怀孕了怎么办?」但是却挺着屁股配合我。

  「没事,就让你怀孕。」

  「啊啊你还真射啊。」精液射进嫂子的阴道的那一刻,她还扭着屁股使劲配合我…….

  当一切归于平静,我去喝水的时候,嫂子扭着屁股入浴室,从背后看见的就是毛茸茸的洞口,滴答着我的白色精子

  【完】